Lending Club對P2P行業的三點重要啟示

2014-07-25 風險投資

展示量: 4426
 
    最近美國最大的P2P公司Lending Club 向媒體透露了今年下半年IPO的計劃,計劃募集5億美元。作為美國第一家即將上市的P2P公司(今年4月的估值是近40億美元),Lending Club再次成為資本市場中受人矚目的焦點。之所以說“再次”,是因為去年它引入Google作為戰略投資者時就令市場刮目相看了一回——畢竟Google極少做這種類型的投資。現在Lending Club已經引入包括Google、T Rowe Price、Wellington和黑石等在內的大牌投資機構,董事會中又有摩根斯坦利前CEO John Mack和美國前財政部長薩默斯這樣的明星人物坐陣,如箭在弦的IPO也意味著下一個金融巨頭的誕生。
 
    在中國,我們的P2P行業在飛快地經歷了 “創新”、“火爆”、“跑路”、“監管難題”等情節之后,開始進入了規范、洗牌和反思的階段。我從兩年前就開始關注Lending Club,在美國的時候也就這家公司與金融從業者交流過多次。現在我想,或許我們可以從Lending Club的發展經驗中看到一些P2P行業的未來趨勢。
 
一、資產證券化將是中國P2P行業繞不開的一步
 
    在美國,P2P的模式有好幾種,第一大公司 Lending Club和第二大公司Prosper就分別代表著兩種不同的模式。從市場份額看,Lending Club在美國的市場占有率是75%。從發展速度上看,Lending Club今年3月撮合了40億美元的貸款,是Prosper的4倍。而去年12月和去年1月這個數字分別是30億美元和15億美元。這兩點或許就足以證明Lending Club模式的優勢所在。
 
Lending Club的模式可以簡化地表述成:從小銀行購買資產/借款人直接申請——根據原始借款人的信用等級確定利率(借款人信用等級越高,利率越低),以貸款為基礎資產發行Lending Club的憑證——投資者在網上購買憑證——未到期憑證可在與Lending Club合作的平臺上交易。每張憑證25美元,一張起售。Lending Club從每筆交易的借貸雙方抽取傭金,借款方1%,投資方1.1-5%。
 
    這里不但涉及了資產打包重售,而且還使用二級市場增加投資的流動性。不難看出這一過程就是資產證券化。只不過與傳統意義上的資產證券化不同的是,它不是將資產支持證券分為三個等級的利率,而是每筆貸款都有一個利率。確切地說,這是一種精細的、低投資門檻的資產證券化。
 
    資產證券化在西方國家的金融發展史上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它通過幫助投資者豐富投資選項和幫助借款者獲得低成本融資,擴大了整個投資市場。現在由于P2P的出現,資產證券化進階到了一個更高的層次。我們不難想到,剛剛在中國起步的資產證券化,會有著什么樣的想象空間。
 
    Lending Club的投資標的主要是1000美元至35000美元的消費貸款。就在上月,平安銀行發行了26億元的“平安銀行1號小額消費貸款證券化信托資產支持證券”。平安對小額消費貸款資產證券化的嘗試,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平安旗下的陸金所。也許平安已經在做這方面的準備了。而一旦條件成熟,監管放開資產證券化,將為我國整個P2P行業開啟更大的市場。
 
二、未來P2P拼的是風控技術和大數據
 
    Lending Club成立于2007年。今天我們似乎很難相信,最初它只是Face Book上的一個應用。當時它的自我定位是“社交工具”,通過人際關系網絡促成借貸交易。因此在發展初期,Lending Club研發出一套基于人際關系的算法,來幫助用戶搜索合適的借貸目標。隨著業務的擴大,Lending Club現在的風控技術逐漸成形。目前Lending Club通過借款人的FICO(普通信用分)得分、負債收入比、信用記錄等數據來篩選貸款,并為每筆貸款確定利率。當然,這些都是利用IT技術自動完成的。為什么Lending Club可以為每筆貸款精確地定價,正是因為它掌握了先進的風險控制技術和大數據。用這家公司CEO Renaud Laplanche的話說,他們致力于“數據的民主化”。
 
    我們經常可以聽到的說法是,中國的征信體系不夠健全制約了P2P行業的發展。不可否認這是客觀現實。但是,這也不是P2P無序發展的借口。我知道有一些P2P在尋求通過登錄點、登錄時間、航班記錄等數據來增加甄別風險的維度。總的來說,我國P2P對大數據的使用還需要克服重重困難,我們征信體系的建立需要一個過程。目前國內大部分P2P仍在采用線上+線下的模式,不過我相信這只是我們向更成熟階段前進的過渡方式。
 
    據不完全統計,我國目前有1000多家P2P。正是因為這個市場的“新”和“亂”,我們才有了一個獨特的細分市場,就是P2P垂直搜索。因為投資者需要從上千家P2P平臺中找到想要的產品。
 
三、低成本是P2P存在的基礎
 
    Lending Club的CEO Renaud Laplanche在多次接受媒體采訪時強調的一件事就是,Lending Club能以比銀行低得多的成本運營。這主要是因為兩點:1、Lending Club沒有網點,完全線上運營。2、通常銀行人工完成的程序,在Lending Club是由IT技術自動完成的。在美國,傳統銀行的運營成本是5%至7%,而Lending Club是2%,并且它的運營成本還在隨著規模的擴大而繼續下降。
 
    這就是我認為線上+線下模式只能是P2P的過渡選擇的原因。不完全轉移到線上,P2P就無法真正實現低成本的運營,無法給借款者提供低成本的資金,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礎。這里所說的低成本,不僅指能以低成本精確給風險定價,還包括在獲客渠道、數據獲取、品牌樹立方面的低成本。Lending Club宣稱此次IPO的主要目的是擴大品牌知名度和影響力。當然,它的規模和發展階段決定了它可以承擔這樣的“高成本”擴張方式。而我們國內的絕大部分P2P現階段仍然需要通過較低成本的獲客渠道來占領市場,所以我很看P2P垂直搜索業務,這其實是兩個互聯網金融細分行業一起協作來做大蛋糕的機會。
    P2P的本質是脫媒。這兩個字看似簡單,其實大有深意。在Lending Club的藍圖中,他們的運營模式還將要擴展到消費貸款以外的學生貸款、培訓貸款、按揭貸款、醫療服務貸款,甚至保險業中去。他們將更多種類的資產“P2P化”的野心說明了一件事:P2P對金融世界的改變才剛剛開始。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青海十一选五彩票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