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判斷一家創業公司是否值得加入

2014-12-05 融資

展示量: 2250
如何判斷一家創業公司是否值得加入
    如果你只是作為一個普通員工加入一家創業公司,那么你考慮的問題和加入任何一家公司差不多,就是“錢給得如何” “職務是什么” “工作時間是什么,經常加班嗎” “公司離我家遠不遠” “公司品牌如何” “直接上司好不好” “我是否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唯一一個要多考慮的問題就是,“這個公司成長速度如何”。因為加入創業公司的最大紅利就是增長速度,就像Facebook的COO Sheryl Sandberg說的 “Find a rocket ship.”
    如果你是以合伙人或者總監級別的身份加入一家創業公司,你要考慮的事情就多了很多。我相信你手上一定有好幾個創業公司可以選擇,那么這時候一定要記住——選擇比能力更重要。
    第一個問題,這事情能做大嗎?
    好幾個投資人都和我說過,創業一定要做市場大的項目。一個創業項目失敗了,很多時候并不是因為團隊不優秀,也不是你們不夠努力,只是這個事情的市場本身就很小,你怎么都不可能做大。
    如果你是第一次創業,做一個小而美的項目漲漲經驗值也蠻好的。不過一個小而美的項目到了后期有可能變成雞肋,它既沒有被市場證明不行迅速死掉,也沒有爆發性的增長,這種項目最悲劇。當你已經能以一個合伙人或者總監級別加入一個創業團隊的時候,我相信你已經工作了一些年數了,在自己的領域有了一些成績了,這時候你的時間機會成本是很高的。所以你自己一個厲害的人去做一件小事,不如和幾個厲害的人一起做成一件大事。要知道,Facebook前100名工程師的收入比99%的創業者高。在中國,現在的情況是,人人都去創業。可是五個很厲害的人原本可以做成一個幾十億美元的公司,他們都自己去創了五個公司,結果都死了。
    怎么樣才算大事?就是順勢的項目。
    每個創業者說起自己的項目都兩眼放光,都覺得自己這個點子超牛逼,五年之內一定上市。別只聽他噴。要自己去判斷。
    第二個問題,我是否喜歡做這件事?
    是否要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不同人對這個問題的看法不一樣。
    比如雷軍就和陳歐說,要做一個市場足夠大的東西,而不是自己喜歡的東西。于是陳歐放棄了繼續做自己感興趣的游戲相關的事情,和另外幾個爺們一起做化妝品。但在硅谷,每一個創業者都會神神叨叨的說自己創立這個項目是為了改變世界,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追求自己的人生意義云云。這也是文化差異,我發現中國創業者在創業時更多還是考慮這事是否能“成”。但對我來說,如果一件事我不是那么喜歡,我很難長時間去做它。
    一個公司的產品調性和目標顧客已經決定了你加入之后能做的事情的邊界。拿市場營銷來說,如果一個公司打低價切入這個牌,而目標用戶大部分為三四十歲的中低端人群,這就決定了你要做的就是運營和PR,講故事有什么用。
    第三個問題,我們這些人能一起做事么?
    好點子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好點子誰來做。
    哎,說起這個就一堆傷心事。
    加入第一個創業項目的時候,我和那兩個合伙人只聊了兩次,想了想這事情靠譜,就熱血加入了,可是后來發現創始人是一個沒有契約精神的人,A輪前后另兩個cofouner和其他負責人都沒有按照之前的約定拿到股份期權,我也“凈身出戶”。第二次加入一個創業項目,創始人特別nice,行業也是特別火的一個行業,又是才聊了兩次就決定加入了。但才一個月我就發現自己和他的經歷、背景、思維方式、做事方式都差異太大,這真的是基因的不同,多久都不可能磨合,只能離開了。
    我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是總想迅速做決定。可是要找到一個合適的合伙人真的急不得。找到一個好的合伙人的難度不亞于找到一個好戀人。肖盾告訴我,他創立一起作業網找合伙人的時候會把每個人各方面都摸透,做事的習慣,對各種事情的看法,甚至那個人的老婆都要拉出來聊一聊… 他和現在的這個cofounder就是聊了半年才確定一起創業。
    所以這一次,我給了自己三個月的時間來做決定,和每一個創始人都聊過了很多次。
    這幾個公司的創始人都是我之前就認識或合作過的,其他的幾個也都是非常靠譜的創業者或投資人介紹的,這其實已經幫我做了一個初步的篩選。但是我在見每一個創始人之前依然做了很多額外的功課:我會問天使投資人和VC對這個行業的評價,我不僅問投了這個公司的投資人,我還會問沒有投這個公司的投資人;我會和這家公司的競品公司的CEO或高管聊聊;我會問問那些已經離開這家公司的人對這家公司的看法;我也會問科技財經媒體的記者對這個創始人的感受。
    我第一次和Alan聊天,就發現我和這個團隊有太多不同。他們全都來自臺灣,我是大陸的;他們都是男人,我是女的;他們三十到五十歲,我才二十多;他們一直在做傳統行業,而我一直在互聯網創業公司。為了套近乎,我只好找了一個連結點—— 咦,我前男友是臺灣血統的哦...
    一個人未來是否能做成事情的唯一參考就是他過去是否曾經做成過事情。
    Alan和我說了團隊里每個人的背景。他自己30歲之前就是臺灣最大上市公司最年輕的項目負責人,他在中國也待了十多年了,也有豐富的餐飲業的經驗;這也是我們CTO創立的第10家公司了,做得最成功的一家在準備上市的時候被另一家收購(咦,傳聞臺北101有一層都是他的~);運營的負責人有十多年的運營經驗。
    和靠譜的人一起,不管做什么,都不會太不靠譜。
    創業的失敗率是極其高的,所以最好是和連續創業者一起創業,他們在過去的失敗中能獲得一些經驗。如果團隊里的人是第一次創業,那么你要設想的是,如果這一次失敗的話,我是否愿意和他們再做另一個項目。
    我之前有過和傳統行業出身的人一起創業的經歷,發現基因不可能更改,所以這次再遇到一個傳統行業背景的團隊,我心里還是有很多問號。我給他們寫了一個長郵件,告訴他們如果我加入原麥山丘我想做什么、怎么做。我見了團隊的每一個人。Alan還特意建了一個微信群,叫“空軍指揮部”,我們每天在這個微信群里分享和討論有關市場和互聯網的各種文章和信息。我也和他們一起去考察新的店址,討論他們正在做的市場活動。
    我們就這樣“date”了一個半月...
    最后在我加入原麥山丘時,Alan和我說,因為我和他們的基因太不同,所以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兩件事,一是我被他們同化,另一個是我被他們排擠出去。有個典故叫“三年不參左”。清朝時,左宗棠去邊疆打戰,朝廷上很多人趁此說左的壞話,慈禧太后為了免他的后顧之憂,和朝中大臣們說三年之內不準參左宗棠的奏折說他的壞話。Alan也和團隊里的所有人說,“三年不參左,半年之內不準你們任何人challenge Ying。”
    但是比性格更重要的是,每個人到底要什么。
    我們的運營負責人特別注重細節。他會盯著看每一個市場活動是否每一個步驟都計劃好。我們主廚接受一個媒體采訪他也會很緊張,擔心他說的每一句話。我之前覺得不解,直到有一天他忽然和我說,Ying,我都四十多了,原麥山丘就是我最后一家公司了,要是失敗了我就只能回臺灣鄉下種田了。所以他不允許任何人犯任何一個錯。但是,我們的CTO就異常淡定,公司里發生什么好事他也不激動,公司里發生什么壞事他也不憂慮。他說,我已經創業了太多次了,一個公司只有兩個關鍵時間點,一個是被市場證明,另一個是井噴。這兩個點把握住了,只要不犯什么特別大的錯誤,其它都沒有什么關系。
    一個人到底要什么會決定了你們共事時每一天的每一個細節。
    第四個問題,錢。
    最后才是考慮錢這個問題的時候。
    公司融資到了哪一輪了?融了多少錢?
    我們看報道會經常看見很多互聯網公司動不動就是融個幾千萬美元,估值幾億美元的。其實有很多公司公布的估值和融資數字除以3-6才是真實數字。一些公司都直接把融到金額的單位從人民幣換成美元,甚至有的公司都開始乘以10倍的報數了...
    不管怎么樣,估值真的是很虛的東西,很多很多曾經估值很高的公司都沒有上市沒有被收購沒有任何然后了。所以,當你問那個創始人“你們公司現在估值多少了?”的時候,他會和你說一個數字。但是這個數字你就隨便聽聽。
    比數字更重要的是這個公司股權結構是否清晰。
    有的創業公司70%的股份都是天使投資人的... 還有的創業公司有10個平均股東... 公司發展得越大,股權結構帶來的問題就會越明顯。
    也不能從一個公司是否有很多天使或VC搶來決定是否加入它。有的創始人在還沒有做出一個成形的產品的時候就能靠刷臉拿到第一筆天使投資,這也是能力。拿到天使投資是加分項,但是依然有太多不確定因素。VC呢,有時候投的也是趨勢,當一個領域熱起來的時候,VC們從戰略考慮必須得占一個坑。
    不管怎么樣,投資投的永遠是概率。而且他們投入的是錢,而經常還不是自己的錢,是基金的錢。可是作為一個創業者,你要加入一個創業公司,投入的可是時間啊!時間比錢貴多了。
    最后,風險投資公司提醒不管怎么樣,加入任何一個創業公司都是一次高風險的賭博。賭的是這個趨勢,這個方向,這個團隊,這個CEO,更可能的是,你賭的不過是運氣。真正想創業的人從來就不用考慮自己是選擇大公司還是創業公司,如果你一直在猶豫和徘徊,那么你可能真的不適合創業。我從來也不認為創業是每一個人的最佳選擇和唯一歸路。
    本文轉自虎嗅網。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青海十一选五彩票控